村民或血本无归,撑起粮食生产半边天

作者: 农业推广  发布:2019-10-14

邱小美和老公在包装苦橘绝大多数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烂掉的苦橘 走进福州闽侯洋里乡岭兜村村民邱小美的老房子,总共11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视线能够触及到的范围,都是苦橘。从楼梯口到门口,有的平整堆放,有的装订成箱。 “卖不出去的苦橘还不止这些。”邱小美望着眼前的景象,欲言又止,边摇头,边露出一丝尴尬的苦笑。 苦橘曾是岭兜村一些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往年这个时候,苦橘基本被买走了大半,但今年家家户户都没卖出多少,有的甚至一个都还没卖掉。根据邱小美和村民们的统计,目前,滞销的苦橘有30多万斤。 如果不趁着春节前这一黄金销售时期将苦橘销售出去,村民们将血本无归。 迎来好收成却没盼到好销路 “以往都是别人来收,可今年,原先固定收购的客户需求量大不如前。”邱小美说,较之去年,今年的好天气让村里的苦橘树迎来了一个很好的收成。在11月中旬左右,成批成堆的苦橘就被摘下来,其中大部分已经被保鲜装箱。正当村民们期待一个好收益的时候,现实却给他们一记当头棒喝。 邱小美说,往年苦橘基本都是被闽侯白沙和甘蔗当地的企业或者单位收购,也倍受当地人青睐。但今年原先固定收购的客户们对苦橘的需求量已大不如前。 “现在,卖出去的只是少部分。”这也让岭兜村的村民一时间慌了手脚了。为了尽快解决苦橘滞销的困境,村民们开始托付各种关系,将苦橘放在福州市区的各大超市或者水果零售店铺中寄售,但因为早前流通到福州的量较少,大多数没吃过苦橘的市民没法接受,始终乏人问津。 在邱小美的带领下,记者陆续来到村民江必锐、何孝天、江阳枝等人的家中,他们的房子里,都堆放着5000斤-3万多斤不等的苦橘。 根据邱小美和村民们的统计,目前,滞销在村民手上的苦橘达30多万斤。 由于堆放密集,一些苦橘已经开始烂了。毫无办法的村民们除了“望橘兴叹”外,唯一能做的就是挑出烂掉的苦橘丢掉。 “还好托今年少雨的福,烂的没去年快。”邱小美说,橘子一旦开始变质,一户一天丢掉的数量将会在50斤左右。 30万斤卖不出去将损失近80万元 “像我这样人脉好的,还能卖掉一部分,像我弟弟那样,采摘都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一个苦橘都没卖出去。虽然我也很想帮大家卖,但是,我的力量也很薄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邱小美说。 在村民眼里,邱小美算是个销售行家,靠着这些年积攒的人脉关系,这段时间以来,她不停地来往福州市区,积攒的3万多斤苦橘现在已推销出去2万多斤。但是,其他村民没她这般走运,更多的人是像她弟弟那样,手上攒着3万多斤,一个苦橘都还没卖出去。还有的一些村民,托着关系,零零碎碎地,勉强卖出去一些。 邱小美说,苦橘必须在霜冻来临前,全部采摘完毕,在良好的保鲜情况下,能够保证一到两个月的保鲜度。根据以往的销售经验,苦橘一般都会在春节前这个黄金销售期完成销售。过了春节,基本就不会有太多的需求量。 邱小美粗略地算了一笔账:按照目前村民们种植苦橘的成本,加上采摘费、保鲜的人工费、包装纸盒的成本等等,30万斤苦橘卖不出去就意味着,村民们将会损失近80多万元。 “像我这样,家里有三个老人,还有三个小孩子的家庭,剩下的要是没办法全部卖完,不仅血本无归,家里人明年的吃饭都会成非常大的问题。”邱小美说,春节就快来了,她正苦恼着,今年要怎么才能给孩子们发压岁钱。 驱车缓慢行驶在蜿蜒的岭兜村村道里,随处可见苦橘树。但是不论是在门庭前,或者是垃圾堆里,却有成堆的苦橘被随意丢弃。此外,一些苦橘树只剩下树桩,有些苦橘树似乎久未梳理,树下杂草丛生,树上还零星挂着烂掉的苦橘。 “我们岭兜村的苦橘,在闽侯这边,也算是相当出名的。”说起岭兜村的苦橘,村主任江顺仁感慨万千。 江顺仁说,岭兜村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出现种植苦橘。因为果实有点苦,刚开始在市场上销售的时候,大部分市民都不是特别认同。但是,随着闽侯当地人们饮食观念的变化,原本不受待见的苦橘,因为其清甜可口、食后口感清新的特点,逐渐被广大市民所接纳。 “那时候起,开始有很多人喜欢吃这种味道的橘子,买的人也开始越来越多。”随着市场需求量的增加,苦橘的经济价值也渐渐引起村民的关注。从2007年起,岭兜村里,凡是留在家里务农的年轻劳动力,都开始大规模地种植苦橘,并且举家倾力种植的村户也不在少数。“当时,只要是村里有土地的地方,都去种苦橘。”江顺仁说,风行一时的苦橘经济,也成为村里绝大多数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 苦橘颜色金黄,表皮非常粗糙。记者随手拿起一个品尝,发现吃起来汁多水足,清甜的味道中还夹带一丝的苦味,口感极佳。根据村民们的介绍,苦橘曾是清代朝廷的贡品。医书中还曾记载,它能降火平肝,对清火、降压、排毒等有一定的功效。 江顺仁说,今年苦橘滞销,都这么久了还没找到苦橘的下家,算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一些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部分人仍盼着能“苦尽甘来”,但也有一部分村民准备放弃这个老本行。 “我打算把这些树砍掉,种点其他能卖钱的东西。”村民江阳枝说。

近日,湖南省长沙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从4月1日12时起,在湘江长沙段及其支流部分水域实施常年禁渔,严禁在禁渔水域从事捕鱼、网箱养鱼和利用水上浮动设施钓鱼等所有捕捞作业以及电鱼、毒鱼、炸鱼等违法活动。除依法公布的停泊区外,禁渔水域禁止停泊渔船。 为保障禁渔制度的落实,长沙市将加大对渔民转产转业项目和创业扶持,对捕捞设施和渔民证件进行注销补偿,目前天心、开福、岳麓、望城四个区禁渔范围内的690户专业捕捞渔民已实施转产转业。

新豪天地娱乐官网,种粮大户:做大做强 当职业农民 5月14日,在祁门县安凌镇芦荔村的农田里,种粮大户汪兴江忙的是不亦乐乎,这边刚整理好了水田,那边又去忙着插秧,他要在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里,将250多亩承包田全部插上秧苗。 汪兴江是安凌镇最早承包粮田搞规模种植的大户之一,从4年前首次承包50亩农田,到今年增加到了250多亩农田,汪兴江种粮的劲头越来越大,信心越来越足。 “我每年一亩田收益大概在六、七百元,一年下来纯收入有10多万。今年风调雨顺的情况下,我最起码要收入20多万。”汪兴江如是说。 同样尝到规模种植粮食甜头的安凌镇广联村种粮大户王忠祥也是信心满满。 他说“我一年种150多亩田,可以收入10多万元钱,明年还要扩大种植规模。”与汪兴江有着同样想法的王忠祥十分清楚。“承包农田种植粮食要大规模地搞,把这个事做大、做强、做稳” 做大、做强、做稳是王忠祥、汪兴江等种粮大户的共同愿望,更是他们的实际行动。汪兴江说:“我现在的种植规模是越来越大,我的预期目标是承包流转农田达到千亩以上。”朝着这个目标,汪兴江们在努力前行,因为他们心中有个更美好的愿望。“要做一个真正的职业农民。” 农机合作:粮食生产有保障 这几天,要当职业农民的种粮大户汪兴江,面对育秧大田里长势喜人的秧苗心里乐呵呵的。 “我一次性下种子就要300斤到400斤,我100多亩田的秧苗种子一次性下去,一次性栽完。”汪兴江说的一次性下种一次性栽完,是因为他有了一整套的育插秧农用机械,有了农机帮忙,汪兴江种田的底气也足的很。 2011年汪兴江承包了50亩田地,2012年承包了100亩,2013年承包150亩,今年他承包了250亩。“我已经有了工厂化育秧设备,拥有2台插秧机和一台旋耕机一台拖拉机,农机为我种这么多田打好了基础。” 汪兴江除了他自己拥有插秧机、旋耕机等部分农业机械,还与其他几户拥有农机的种粮大户组成了农机合作社,在当地形成了农机互补的合作优势。同是合作社成员的王忠祥说:“搞农机合作社的好处多,你没有的农机我有,我没有的你有,大家互相可以调剂,在大忙季节不耽误农时。” 除了合作社成员之间调剂使用农机之外,他们在忙完了自家农田里的农活之后还将农机对外寻租,不仅可以帮助那些常年在外打工家里劳力不足的农户耕作,还可以增加自己的收入。汪兴江表示:“我现在可以做到‘四代一防’,从代育秧、代旋耕、代机插秧到代收割,在病虫害防治、农田管理方面如果农户有需要,我可以代理,做到统防统治。这样能够减轻农户的劳动负担,男人可以安安心心地在外面打工。” 现在,在安凌镇几乎很少看到过去传统模式下的人工耕作;农业机械,为规模化粮食生产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安凌镇农业综合服务站站长黄永培介绍说:“通过这几年的发展,安凌镇种粮规模大户越来越多,目前种植100亩以上的大户有四户,另外种植6、70亩的有十几户,而且全部实现机械化耕作。” 据了解,祁门县现有粮食种植大户近百户,全县拥有农机具2万多台套,农机总动力已经达到11万千瓦;现在全县农田机耕水平达到98%;机收水平达90%以上,农业生产机械耕作基本实现了全覆盖。

本文由新豪天地娱乐官网发布于农业推广,转载请注明出处:村民或血本无归,撑起粮食生产半边天

关键词: